给叙利亚的朋友看中国除夕夜放鞭炮视频 他哭了

02-08 18:04

来源:新浪军事

字体:

我有一位来自叙利亚的朋友,他叫尤瑟夫。

其实他的正式名字有一大长串,但我们都管他叫尤瑟夫。

我们是读美高的时候的同学。

我们是当时班里唯二的外籍学生,一个深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珠,一个浅黄皮肤黑头发棕眼珠,所以尤瑟夫对我产生了一种莫名亲近感。

他总是跟着我,课也和我选同样的课,下课就一起去图书馆复习,我们彼此都用蹩脚的英文交流,我一口东北味儿英语,他一口阿拉伯味儿英语,连比划带猜彼此彼此。

每天尤瑟夫的父亲来学校接送他,偶尔还会捎我回家,但从没有见过他的母亲。

聊到家人,他告诉我,他父亲是移民,母亲也是移民,一年前他们全家逃到美国,用积蓄开了家门脸很小的中东餐厅,小到甚至路过都很难注意到,母亲照料餐厅很少出门。

Borak,他家店里卖的一种炸饺子,里面是奶酪馅儿的,特别好吃,但是吃两个就腻得不行了

后来他还告诉我,他父亲在叙利亚原来是做地毯生意的,生意做得非常大,甚至许多商品都曾出口到世界各地,家里楼有四层高。

他还给我看母亲的照片,母亲年轻时长得非常美,像极了美国著名女演员Sarah Shahi。

几年之后,高中毕业,我和尤瑟夫就失去了联络,除了在脸书上点赞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联系了。

直到四年后大学毕业,说来也巧,我俩竟然进入了西雅图同一家互联网公司,发现彼此就距离几个工位的距离。

前天是中国除夕,我边吃饭边在微信群里回着朋友家人的祝福信息,正好尤瑟夫就坐在我右边。

在群里,我顺手点开了几个国内除夕放鞭炮的视频,里面好不热闹。

视频里是这样的。

还有在家中向外看的烟花图。

还有除夕放烟花的俯视图,漫天的烟花点缀着星空,显得格外的绚丽、喜庆和热闹,年味一下子就扑面而来。

看完之后,再对比美国这几天过年时冷清的街道,瞬间有些想家。

而屏幕里传来的热闹的霹雳吧啦炮竹声,也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,包括坐在身旁的尤瑟夫。

尤瑟夫向我这边一瞥。

和其他人反应不太一样,感觉他身体微微一颤,眼神突然变得惊恐和愕然。

他指着手机屏幕问我,这是哪里?

我说,这是中国呀,中国人在过春节,放烟花庆祝呢。

尤瑟夫瞪圆了眼睛,咽了咽口水,惊恐未消。

他小声悄悄对我说:

我的天,这是中国?我还以为大马士革又遭空袭了呢

空袭下的大马士革

我看着他被吓得面如土色,有些想笑,但忍住了,不禁心想,这又不是真在叙利亚,你怎么能吓成这样?

我关了视频对尤瑟夫说,你不要害怕和担心,这是中国在过春节放鞭炮,不是叙利亚在打仗,叙利亚现在不是这样,已经停火很多天了。

但尤瑟夫面容严肃的对我说:只是大马士革没战火而已。

见我不再说话,尤瑟夫也低头不语。

于是我们点了两杯冰镇喜力,酒过一瓶,尤瑟夫开始对我倾诉,那些话是我俩认识以来从未听他说过的。

他问我听没听过一种病,叫创伤后应激障碍,美国人叫PTSD,有些老兵退役之后听到类似于枪声的声音,就会发病,变得焦虑不安。

他说他怀疑自己就是得了这种病。

他说他有一个弟弟,叫阿齐兹,比他小8岁,他在他们来美国的前一个礼拜,在一个加油站被旁边的哑火又爆炸了的炸弹炸死了。

他的母亲抱着被炸成两半的弟弟,哭得痛彻心扉。父亲愤怒的去找驻扎在当地的美军,差点被拖走枪毙。

尤瑟夫的爷爷是被地雷炸死的,就在他面前不到五十米,本来爷爷只是去给他买一袋椰枣,等到一声巨响后已经血肉模糊。

叔叔当时距炸弹爆炸的地方也很近,被炸坏了耳朵,从此失聪。

尤瑟夫的母亲当年被炸弹飞来的碎片炸到脸,成百上千的炸弹碎片嵌在了母亲的脸上,容貌彻底毁掉了。

一家子不是炸死就是炸残,父亲为了仅有的一个孩子,横了心冒死逃了出来。

他父亲变卖了全家的财产,才换了搞定了偷渡到美国的手段。

所以现在只要一听到噼里啪啦的炮声,我就会想到我爷爷被炸死,弟弟被截成两半,我就会听到妈妈被纱布包扎着脸,晚上撕心裂肺的哭嚎声。尤瑟夫说。

而在当年的逃亡中,年迈的奶奶都没有成功逃出来,至今都不知音讯,不知道她现在是死是活,活得怎么样。

说着说着,尤瑟夫的眼角闪出了泪光。

说实话,这是我第一次见尤瑟夫哭,以前从来没有过。

即便当时他被美国同学欺负,把他的书包扔到垃圾箱,还是把他按在洗手间的瓷砖地上黑色的笔把在脸上画满络腮胡子,这个倔强的大男孩从来都嘴都没撇过。

而当他看到中国除夕放鞭炮的视频后,竟然哭了。

而比看到他哭了还要震撼的,是尤瑟夫背后竟隐藏着这么大的故事和悲剧。

从那时起,我不得重新审视这场尤瑟夫家乡的这场战争和我周遭的一切。

我以前从来没有关注过叙利亚,准确来讲,在美国媒体上也很难看到这方面准确的新闻。

我当天回家仔细在网上查找了关于“叙利亚战争”的讯息和资料,蹦出来的内容竟都令我触目惊心。

从2011年起,叙利亚战争竟已持续七年,在这七年里,有近40万人死在了炮火里。

40万人什么概念,我目前所生活的西雅图有70万人,相当于城市的一大半人之多都因一场战争而死。

而侥幸存活的人们每天则要经历炮火的轰炸,在废墟中胆战心惊的活着,生怕下次被轰炸的是不是自己的家。

节选自北美留学生日报

意见建议及投诉联系:pengxun360@163.com

Copyright © 2018 澎讯公司 版权所有 内容版权,未经书面许可,任何机构不得转载,黔ICP备14003233号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