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禧去世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是这样评价她的!

02-08 18:35

来源:@是我历史君

字体:

  1900年中外对决后,慈禧对列强虽然不服,但还是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;为了修补关系,她施展外交手腕,实行所谓“夫人外交”和“魅力外交”。

  1902年2月1日,她回到北京后,除接见各国公使之外,还别出心裁地特别接见了各位公使夫人,以便通过各位夫人向公使吹吹枕边风。

  美国公使夫人萨拉·康格记录了这件事。

  慈禧安排了高规格的接待。29顶六人或八人的绿色轿子、清政府派出的护卫队和公使馆的警卫队,以及众多的马夫,使得公使夫人们前往紫禁城的队伍格外引人注目。在紫禁城的第二道东门处,夫人们下了轿子,换成由青衣太监抬着的红色轿子,进入里宫。在会客厅用茶后,宫女们搀扶着夫人们的胳膊进入金銮殿。

  慈禧坐在一张长桌的后面,桌上放着一根精美的珊瑚权杖。

  萨拉·康格向慈禧鞠躬之后,代表公使夫人们向慈禧致辞,说:“不幸的局势曾使您抛弃美丽的北京,但现在一切都已圆满解决。”

  慈禧控制着自己的声音,说:“我非常抱歉,为发生了这些不该发生的事感到痛心。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。大清国从今以后会成为外国人的朋友。同样的事将来不会再发生。大清国会保护外国人,我希望将来我们能成为朋友。”

  慈禧声音低沉、柔和,充满磁性。

  宴会上,慈禧给每一位公使夫人和她们的孩子、随从都赠送了礼物。给萨拉·康格送了一只很重的、雕有花纹还镶有珍珠的金戒指和几只精美的手镯。

  为了讨公使夫人们的欢心,慈禧做了许多亲昵的举动。如把她的酒杯放在萨拉·康格的手上,然后握着萨拉·康格的双手,使酒杯和酒杯碰在一起,然后说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词──“联合”。在吃糕点的时候,慈禧拿起一块糕饼,撕开,放进同桌的每一位客人的盘子里。

  有意思的是,北京的外交使团对慈禧送给夫人们礼物持一种警惕态度,深怕这些公使夫人拿别人的东西手软,并对夫人们进行了尖锐而刻薄的批评,而且还要求大清皇室在将来的接见中不要再赠送礼物。

  慈禧想尽办法让每一位客人都为她着迷,所做的一切无非是消除她们以前对她的成见。她想软化这些夫人,再通过这些夫人去软化她们的公使丈夫。

  但公使夫人和公使们似乎没有被软化,倒是慈禧被公使夫人们影响了。随着接触的增多,慈禧自身发生着某些变化。在晚清最后的几年里,她对所有的西方事物都表现出了特别的兴趣,坐汽车,望望远镜,甚至于还在美国公使夫人的劝说下,同意把自己的画像送往美国圣路易斯博览会展览,开展所谓“魅力外交”,从而改变外界把她当成一个落后、守旧、凶恶的老太婆的看法。

  慈禧回京后的种种表现,赢得了公使们的好感,但是银子还是要照赔的。

  《辛丑条约》赔款4.5亿两(本息高达9.8亿两,后来实际赔款6.6亿两),这是一个极具象征性的数字。当时的中国人口也就四万万人,按人头算,每人约1两白银,中国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,一个都逃不了。当时政府每年财政总收入也就9千万两白银,而且花的比挣得多,根本无法赔。

  巨额的赔款成为晚清空前沉重的枷锁,也耗尽了清政府的财力资源,使得清政府真正成了洋人的朝廷,洋人的税收机关。晚清政府深陷财政危机而惊恐不安,但又无能为力,新政改革所需经费的缺乏使改革本身难以为继。

  1908年11月,慈禧死了,除了美国公使夫人萨拉·康格带着私人同情,深感哀伤之外,列强对慈禧的评价并未因“魅力外交秀”而发生多大的变化。同时期的美国《纽约时报》在她死后是这样评价她的:“她就像俄罗斯的凯瑟琳·麦蒂希(即女皇叶卡捷林娜二世)和英国的伊丽莎白那样,完全是凭借毫不动摇的残忍本性来获得并保持手中的权力。”

意见建议及投诉联系:pengxun360@163.com

Copyright © 2018 澎讯公司 版权所有 内容版权,未经书面许可,任何机构不得转载,黔ICP备14003233号

'); })();